履冰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【麦克雷相关】L'estasi dell'Oro

自娱自乐, 接下来大概会有点微小的麦R。


这个世界总是在向人索取,偶尔它会给你一点小恩小惠,转眼又为了这点甜头把你的裤兜掏个精光。

麦克雷坐在囚室冰冷的椅子上,双手被铐在桌上,为了防止囚犯挣扎,手铐被谨慎地调的过紧。不过麦克雷半点挣扎的意思也没有,毕竟他现在呆在世界上不知道哪个角落的地下囚室,整个建筑拥有最高级别的安保,同一个屋檐下还有一群超能力怪胎。麦克雷对自己能力很自信,但还没有到昏头的地步,既然逃跑无望,何必和一副手铐计较呢?他调整了一下坐姿,让自己尽力过的舒坦点,但没了他的牛仔帽和宝贝左轮,他只觉得浑身不自在,安全感像过街的老鼠一样飞快地溜走了。麦克雷几乎生下来就和这两样宝贝过日子,现在有人突然将他们夺走,他可受不了这个。

给个痛快吧,别把我晾在这,他盯着囚室里的单向玻璃,也许在玻璃另一面也有人在这么观察他,也许他们一边观察一边交头接耳。那帮怪胎会怎么处置他?他们会不会脚步飞快地走进这个屋子,嘲笑麦克雷,嘿小子,你猜怎么着,你要被吊在树上了。或者沉重的走进囚室,用报丧一样的口吻说,你这狗崽子走了大运了,你还没成年,脖子够不着那根树枝。然后麦克雷接下来的六十年都得在一个肮脏的号子里过日子,和他的同类待在一起。不论哪一种,麦克雷发现自己都不是很在乎,他过了十几年自由的破烂日子,干了不少坏事,现在这个世界要向他索要代价了。他一无所有,裤兜里找不出一杯啤酒的钱,最值钱的东西是自己的脑袋,而麦克雷也不是很介意把它交出去。他在短短的人生中已经交出去,或者说放弃过许多东西,数不甚数,但没什么值得惋惜的。

当麦克雷还是个毛孩子,他当寡妇的老妈就给了他一把枪,说是他那个短命鬼父亲的遗物,让他给自己找点事做。麦克雷的母亲在一个边境小镇开了个小小的酒馆,店里很寒酸,只有威士忌和啤酒,大多数椅子的四条腿都有不一样长短,东倒西歪地靠在一起,老朽的木门嘎吱作。不过当地的酒鬼和赶路的旅人对此也没什么抱怨,有个可以落脚喝酒的地方总比没有好。他们总有数不完的威士忌和啤酒瓶,麦克雷每天穿梭在桌子与人流狭窄的空间里,收走空瓶子,摆在后院矮墙上,再一个一个把它们打下来,有的时候好几枪才擦个边,有时候一枪,空瓶子就成了玻璃渣。他进步飞速,拿到枪两个月后,他已经不再打瓶子了,野地里的兔子成了他的新猎物,他拿打来的兔子和街上的小混混换子弹。野兔子又敏捷又狡猾,一只兔子只能换十发子弹,麦克雷就得学会数着用,每一发子弹都得打着目标他才不会白干。最开始,他得开五六枪才能打中一只兔子,又过几个月后,他的一发子弹能直接穿过飞速逃窜的野兔子那小小的脑壳。到最后,他手上提着兔子和人交易的次数越来越多,街上的小混混有时甚至拒绝和他换弹药。终于,有一天他走在街上,被一个精瘦的混混拦了下来,那人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他。

“你用你那些野兔子快把我们的库存耗完了,小子,”他嚼了两口嘴里的烟草,噗的一声吐在麦克雷的鞋上,“打野兔子对你再也没什么大的好处了,是时候换点新花样。”

麦克雷低下头,假装自己还是个困惑的野孩子,心里却了然,黑帮也需要新鲜血液,像瘦子这样不入流的小角色就为他们物色新人,有能耐又听话的新人,麦克雷被他们看上了。

“别装那一付丧气样,你会使枪,又敢和随便什么人打交道,有些帮手会让你有大作为的,”瘦子拍了拍自己的口袋,麦克雷就能听到硬币的声音叮当作响,“毕竟这个世道上,人都是朝着金子走的。”


tbc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