履冰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Trinitas

  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;因为妄称耶和华名的,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圣经【出20:7】

  Dean觉得自己正在燃烧。

  他抽搐的躺倒在大理石台上,肌肉痉挛,四肢不能自主的向四面八方弯曲着,头向后仰起,眼泪不由自主的从他的眼中流出,却没有人为他擦去。血液在他的血管里沸腾、奔涌,似乎在争抢从伤口喷出,五脏六腑如同遭受火焚。

  他努力张开嘴想呼救,希望有人能来救他,但身体背叛了他的意志,除了痛苦低微的嘶吼什么也说不出.教堂天花板上,天使环绕在充满神圣的主身旁,目光低垂,恭敬又顺从。而神圣仁慈的主,则安坐在云上,遥远的地注视着垂死挣扎的Dean。

  每一秒,Dean都能感受到生命正从他的指尖流逝,每一秒,Dean都能听见死亡的脚步临近,他想起那些古老的谚语里说的,希望与欢乐会随同记忆消失,恐惧与黑暗则将永存。

  哦上帝啊,救救我。

  你愿意忏悔吗?有一个声音,不知从何处传来。

  救救我。

  忏悔,Dean,神的仁慈将拯救你。

  我从未做错事,求你了,救救我。

  人生来有罪,而罪永存不灭,你愿意忏悔吗?Dean。

  Dean的眼中泛起白光,几乎要看不清那些天使微笑的脸颊与洁白的羽翼,疼痛正在逐步离去,死亡天使翅膀的颤动声近在咫尺。他感到了害怕。

  是的,是的我忏悔,请救救我。

  耐心,Dean,穿越过死者之地,你会得到你应得的。

  这是在黑暗席卷一切前Dean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

  

Sam趁主教没注意悄悄松了松领口,即使那么多年,他对于箍在领口上的那个白色的小领圈还是有一些抵触。Sam是个优等生,遵纪守法,学业优秀,将自己全身心都奉献给了上帝,他在神学院的学生中出类拔萃,但即使是他也会有不那么热衷的东西,比如主教冗长的演讲。

  他来自于一个贵族家庭,不过当他出生时,家境衰落,大不如前,维持贵族的生活已有些力不从心,比这更糟的是母亲一直没有给父亲诞下子嗣,人们都以为他们家族将要断绝后嗣。所以Sam的出生在当时对于所有人都是个惊喜,他的父亲老来的子,对于这个独生子格外宠爱。Sam拥有了一个快乐的家庭,直到一年以后,一场大火让他失去了母亲,父亲失去了妻子。

  Sam的父亲John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他不是十分高,体格壮实的像个农民,他同样也不是个温柔的父亲,Sam的记忆里John最接近于温柔的动作就是在他决定将六岁的Sam送进神学院大门时,John拥抱了他,但那只是一瞬,他甚至还没能缓过神来,那个拥抱就结束了。随后而来的只有冬日寒冷的空气与修道院冰冷高大的围墙。他与父亲从此很少见面了,即使见面,也只是零星几句客套,父子逐渐的疏离。唯一能让Sam感到欣慰的就是家族似乎又重新开始走上坡路,John得到了一个在内廷里的职位,国王很赏识他的稳重与果决,这意味着丰厚的金钱赏赐与更肥沃的封地,虽然这尘世的事务早与Sam无关。

  Sam马上就能成为最年轻的神父了,他通过了所有审查,能力无可挑剔,他只需要一步就能获得成功——担任为期一年的巡回神甫。现在主教喋喋不休的也正是关于这个,他希望Sam能留在他的教区,因为他是个杰出、有大好前途的年轻人,这个教区需要的就是像他这样的人。Sam耐心的等他发表完演说,用他最委婉的口气礼貌拒绝了,他选择了一个偏僻的教区,那里基本上就是乡下,贫穷的农民与也不怎么阔绰的当地教会。“没有人会想去哪儿的,”主教惋惜的对他说,“他们那里什么也没有,你这只是在浪费时间。”Sam朝他微笑,他知道主教不会理解的,没多少人能真正理解他。

 “但是我想,”当Sam步履匆匆走在教堂的长廊上,阳光透过彩色玻璃折射出不同的颜色与角度落在他身上,他这么想,“毕竟不是每个教区都会有吸血鬼屠杀传说的。”在宽大的外衣下,一柄短剑与扣子互相碰击着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

 

 


评论